上周回顧人物篇:柳傳志忠告創業者腳踏實地,科技新秀擴展地盤快

上周可謂精彩不斷,先是江湖座次排行榜發布,王健林登頂,沸騰了幾天。江湖前輩,柳傳志、張瑞敏現身平心而論以警晚生,科技新秀大舉擴張互聯網電視地盤,而新鮮科技常被外域大佬鐘愛。

文/隴之江 氧分子網(www.nklwdk.icu)專欄作者

從做人到做事、從大陸到海外,那些值得我們關注的人和事

且說胡潤江湖排行榜公布,華人圈沸騰,地產大亨王健林首次超越盤踞華人首富多年的李嘉誠成為新首富,今87歲的李嘉誠屈居第二,而王健林有61歲。王健林當之無愧為本周醉耀眼的人士,又讓更多人對房地產任抱有強大幻想。據統計,榜上有名者多為大地主,而科技大佬也不少,呼聲很高的阿里帝國宗師馬云暫居第三,企鵝王朝馬化騰王子位居第五,而曾經的大陸首富百度始祖李彥宏跌至第十,最年輕者,莫屬于44歲的馬化騰和45歲的百度始母馬東敏。足可見實體土地經濟依然強勢壓過虛擬網絡土地,最近全球網絡經濟市場動蕩不穩,或許波及于此。上榜大佬對于財富已不重要,但每次的江湖座次沒沒牽動他們的心,更左右著追夢人的腳步。

而一顰一笑總被上頭條的阿里宗師馬云先是發文回應逛夜店之事,又大手筆聯手蔡崇信回購阿里巴巴集團股份。由中國經濟放緩,阿里股價持續下跌。數據顯示,自從去年11月創下歷史最高紀錄以來,阿里市值已經累計蒸發了大約1000億美元。眼看著白花花的銀子流走,這周阿里動作不斷,可見馬云宗師之位不好坐啊。

因腦白金東山再起的史玉柱做游戲后一直在跨界,而談及企業文化,史玉柱表示,自己對愛拍馬屁的人深惡痛絕,一方面這些人心術不正,另外這也容易寵壞領導。這樣的態度狼廠的內閣大臣可以借鑒借鑒。江湖上盟友甚少的360周鴻祎對樂視賈躍亭視好:“賈躍亭不是敵人,老賈擅長資本,我不太會玩這個游戲。”“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這句話說的好,其實江湖上很多你死我活的廝殺本沒必要,不僅雙發元氣大傷破壞行業生態,普通用戶淪為受害者,上一次的江湖浩劫3Q大戰才過沒幾年吧。

新貴總那么惹眼,不過老前輩們經驗教訓很值得后生學習。聯想柳傳志現身新華網衷告創業者腳踏實地、認真學習對自身真正有用的知識。還透露聯想最寶貴的方法論:事后重新審視及歸納總結,也就是所謂的“復盤”。而海爾張瑞敏談及全民皆可誦的“互聯網+”時說道:“制造業與電商并不是你死我活的競爭關系,經濟學告訴我們沒有交換就沒有價值,我們交換才有價值。但互聯網發展到后期,這個理論就會被顛覆。到那個時候,人們追求的將是共享價值。”而鐵娘子格力董阿姨豪賭之后跨界做手機一路格力心,不僅要做硬件,軟件也要做,也是為了通過手機布局智能家居,并說“我們的手機加工都用世界頂級設備。我不是看到商機,是看到責任,我們生產個性化產品,必須自己具備這樣的能力 。”

大陸之事暫且說到此,讓我們來看看大洋彼岸的大佬都在關注什么。宇宙首富比爾蓋茨一向興趣廣泛,熱衷探索,這次他看中一家人造肉企業Beyond Meat,據說他們通過使用專利技術和植物產品生產人造肉,他們的創業理念是:“肉類不必源自動物,卻同樣富含營養。”,而創始人曾說:這是一個強大的創意,只需通過這種簡單改變就可能對全球產生潛在影響。能被比爾蓋茨看中,其中一個原因應該和蓋茨一直做的公益和為解決偏遠地區飲食問題不謀而合。

而電商帝國亞馬遜掌門人貝索斯看好在英國試水無人機送貨業務,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暗示,英國將成為亞馬遜無人機遞送業務Prime Air的首批試水之地之一。貝索斯稱贊英國對無人機的監管方式,稱其為“非常令人鼓舞的良好監管例證”。很容易理解英國為何對無人機如此感興趣。分析師預測,到2025年,無人機市場價值將超過800億美元。貝索斯不斷的在嘗試無人機送貨業務,更是為了鞏固電商江湖地位,減少幫眾開支,不過這種不屈不撓的開拓精神值得國內熱衷炒作的大佬們看看。

互聯網+郎潮下,國內創業若火如荼,不過隱形的泡沫已現,而對于創業者能獲得投資人的賞識是見不容易的事情,且看硅谷知名天使投資人納瓦爾·拉威康特(Naval Ravikant)最看重創業者4點特質:1.聰明。首先關注的不僅是偉大的創意,主要關于他們對即將從事的工作有多么深刻的理解,因此聰明是關鍵。2.充滿活力。創業非常困難,而擴大一家公司的規模需要多年不知疲倦地投入,承受及克服種種困難。從長期來看,能夠成功的將是有能力堅持的人。3.正直。拉威康特開玩笑地說,如果一位創業者聰明又勤奮,但人品遭到質疑,那么“你得到的將是一個努力工作、非常聰明的騙子”。他認為,這是最難判斷的一點,往往無法通過介紹了解。最終,他會關注“除經濟利益動機以外的核心價值觀”。“例如,當我與創業者交談時,如果他們提出了對股東、員工或創業者不公平的方案,只是為了讓我感到高興,那么這就是一個警報。”4.領袖魅力。拉威康特表示,招人喜歡并不是成功的必要元素,但無論何時當他考慮投資時,他都需要喜歡這名創業者。

那些正在左右江湖版圖的新秀人物和產品

剛剛改名的合一集團古永鏘表示,版權價值在衰落,更多的收入將來自傳統廣告模式之外。對比騰訊、阿里,優酷土豆的ARPU值(每個用戶的平均收入)差太多。“真正要蛻變的話,必須要在收入方法上做改變。”并說:現在行業中的虛擬現實投資更多是硬件,但驅動任何硬件爆發的一定是內容。虛擬現實內容很有可能成為下一個付費內容,不同的視角可以對應不同的價位。視頻版權的價值確實已經沒以前那么重要了,而背靠電視臺的芒果TV依然大力發展內容,而對于未來在線視頻的發展,自制內容和虛擬現實內容顯然是大趨勢。

線上線下的結合已是一種生活方式,現如今在線視頻開足馬力向線下互聯網電視進攻。妖股暴風科技掌舵者馮鑫表示:暴風不想成為帝國,而是想做生態聯邦。這也就是說,暴風科技不會以收購為發展生態的主要手段,而是強調獨立的公司和獨立的成長。馮鑫透露在該生態聯盟以理性使用相互資源為原則,強調同類唯一,暴風不會對同一種業務類型選擇支持兩個團隊。DT大娛樂實施的主要方式是尋找外部的資源和團隊,暴風通過注入資本來完成業務推進。在DT大娛樂戰略推出的100天內,暴風已陸續推出魔鏡3、互聯網電視、秀場等新業務。暴風TV掌門劉耀平緊跟其后放出豪言:一年后銷量肯定超小米,暴風TV優勢在于線下渠道和物流,互聯網公司最怕做線下。這種豪言壯志期待能早日實現揚眉吐氣,以后別跟小米做對比。而樂視TV掌門梁軍認為,現在的互聯網電視大同小異,所以一定要“跑得快”,不斷更新。必須要拉著行業跑。今年會在產品和內容上有大變革。如今的互聯網電視一篇紅海,琳瑯滿目的產品放在眼前都不知道選擇那塊,至于真正抓住用戶的是產品本身?渠道?還是品牌,在這個巨變的時代已經沒有標準答案了,且看他們如何取悅用戶吧。

不甘示弱的光線傳媒掌舵者王長田表示,未來三年向網絡院線投資30億,確信網絡院線的版權是沒有問題的。除了傳統電視劇的投資之外,光線傳媒下半年將重點制作超級季播劇,配合電影同時制作網絡劇。先是占據線下渠道,然后搶占線上內容,依然的020打法。

one more thing …

多次要上頭條未果的汪峰要做耳機了,品牌名叫:fiil,fiil?feel?不知道帶上fiil耳機,會不是很有感覺呢?fiil顯然一個生造的諧音聯合體英文詞,據說產品復制小米模式,還欲做中國版Beats。fiil定位是輕奢產品,走高端路線,并涉足流媒體播放和音樂社交。目前耳機產品設計已經完成,現在正在代工廠做試生產,正式上市時間暫定在今年11月份。明星跨界科技產品圈,汪峰并不是第一人。在他之前,韓庚、周杰倫和水木年華等明星都推出過手機產品,但是這些貼牌“明星定制機”都是曇花一現的命運,透支了消費者的信任。

·氧分子網(http://www.nklwdk.icu)延伸閱讀:

春秋列傳:百度始祖李彥宏

互聯網江湖上周回顧:馬云圈地買房忙花錢,大佬頻顯江湖跨界融合多

余佳文道歉背后:是誰在消費創業者?

氣炸周鴻祎的90后CEO余佳文,無畏還是無恥?

Linkedin中國:90后是不是失去了認真說話的能力?

法律界Uber“億律App”上線:開啟全球法律服務新模式

您可能還喜歡…

2 Responses

  1. 楠爺說道:

    深讀過凌志軍的《聯想風云》,結合《聯想風云》之后聯想的發展和柳老做的事情,不成熟的見解如下(談不上評論,沒資格評論柳老)

    另外,我個人并不認同倪光南院士從09年以來對聯想的評價,成為一個好企業的方式有多種多樣,技術驅動未來這種方式在特定歷史時期根本就不適合中國這些企業,中國到現在,能談得上技術驅動的IT企業不過華為,中興爾爾。倪光南院士總認為用行政手段和所謂的技術壁壘去對抗自由市場化,這在過去計劃經濟時代是有效的,但在市場經濟時代這等于自殺。所以我并不贊同他對聯想所謂走歪路的評價。
    柳老創業時候已經40多歲,在那個意識形態和對民營經濟態度模棱的年代里,那個小門市部招聘柳老是科學院計算所這輩子可能做過最正確的事情
    柳老十分善于處理政府關系,善于在政府頂層高官,紅色權貴,主管部門科學院以及聯想之間長袖善舞,既保持良好的關系,又能在動蕩和時代的變革中獨善其身,保證聯想的安全。
    柳老自始至終是個企業家,在面對倪光南院士的技術情節和公司發展的兩難選擇的時候,選擇了有利于股東和公司發展的道路
    科學院和計算所很多老人都一起參加了聯想的創建,在柳老掌權之后,大膽啟用新人,從今天看來,正是89黃金一代成就了聯想,那批年輕人成為大聯想控股和成就了整個中國高科技行業的黃金20年,包括但不限于:朱立南,楊元慶、郭為、唐旭東、陳紹鵬,當然還有無法略過的曾經被寄予厚望的孫宏斌
    大膽試錯,大膽調整人力結構,當然,聯想包括柳老也為試錯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比如FM365,比如歷史上的大裁員
    是中國第一批敢于嘗試主業外多元化經營的領軍人物,將先把聯想分拆,然后涉足房地產(融科智地),投資與金融(君聯資本,弘毅資本),農業等,并取得成功,形成龐大的聯想系企業生態鏈
    是中國土鱉企業家里大膽嘗試風險投資和并購基金并取得空前成功的先驅,君聯資本已經成為中國最具競爭力的風險投資基金,弘毅資本成為中國最有影響力的PE(但據說IRR并不好)。君聯資本CEO俱樂部成為中國最具影響力的VC CEO俱樂部。在君聯資本的版圖中,甚至還誕生了科大訊飛系這樣的三代系譜企業生態,科大訊飛已經成為了合肥市的樣板企業和高科技生態鏈的主角。
    為中國民營企業國際化趟出了一條血路。
    柳老帶出了一支能征善戰的鐵軍,聯想系人才遍及全球,這是大聯想最寶貴的財富。

    柳老是一位成功的商人,然后是一位深刻影響中國IT產業和民營企業發展的企業家,然后是一位土鱉野蠻生長,并迅速跟上國際主流節奏的投資家,最后是一位長袖善舞的商業大師。

    我一直用一個人來類比柳老,這就是曹丞相——一代梟雄。

    順道薦書,歷史上寫聯想寫得最好的沒有之一的紀實文學:《聯想風云》

    《聯想風云:關于一個人、一個企業和一個時代的記錄》(凌志軍)【摘要 書評 試讀】

    《追隨智慧》、《聯想風云》、《中國的新革命》這三本書,都是在2P世紀第一個十年完成的。從很多方面看,中國在這幾十年經歷了西方世界幾百年經歷過的變化,但是從另外一些方面看,這個國家仍然頑固地保留著舊時代的特征。中國人第一次被日新月異的商業革命所激勵。這又導致了他們對意識形態革命的普遍的厭惡和擯棄。新革命取代了舊革命,對于利益的追求成了人們行為的動機。這是一個偉大的進程,包含著一連串耀眼的成就.也包含著層出不盡的丑陋勾當。光明與黑暗交織在一起,新思想和IB思想此起彼伏,促使我的寫作發生了一個改變,從關注這個國家的政治進程轉而描述她的商業進程。
    我沒有試圖印證官方的立場,也不想刻意追蹤市場的風向標。因為在今天的中國.唯上和媚俗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都是名利場上的階梯。然而我們如果回過頭去看,就會發現歷史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它通常會讓很多最權威最聰明最有名望的大人物顯得可笑和無足輕重,也會讓一些小人物變得偉大和不可磨滅。凌志軍,祖籍廣東,1953年生于上海,長在北京。十五歲到工廠做工,十六歲做農民,十九歲當兵,二十五歲成為新華社記者,三十歲考入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三年后獲得法學碩士學位。現為人民日報社高級編輯、資深記者。

    凌志軍是當今中國時政作家的代表性人物,被譽為“中國的威廉。曼徹斯特”、當代中國記者的“標桿”。2003年《南風窗》年度人物。他的每一本書都引起巨大反響。他擁有廣泛的讀者。他在過去十多年間連續出版九部著作,全部進入暢銷書排行榜。他的著作還以多種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
    2007年出版的《中國的新革命》,被境內外媒體和研究機構評為當年“值得記憶的好書”、“年度商業書”、“最佳商業圖書”。
    2005年出版的《聯想風云》,入選當年“最佳風云榜”,并獲得“2005年度北京地區最佳版權輸出圖書獎”。
    2003年出版的《變化》,被中國大陸媒體評為“年度圖書”,同時在臺灣獲得“開卷好書獎”。
    2000年出版的《追隨智慧》,被媒體評為當年“最佳紀實文學”。
    1998年和同事馬立誠合著的《交鋒》引起轟動,也引發了激烈爭論,成為當年“中國第一暢銷書”。1996年出版的《歷史不再徘徊》,獲得新聞出版署頒發的“優秀圖書獎”。

  2. 高洛逸說道:

    真人面前不說假話,從一開始到現在,我個人對柳傳志和聯想公司的印象都不好,我早期的《柳傳志,我和上帝一起為你禱告》、《聯想‘國際化’夢向何方》和《INTERNET,能讓聯想飛起來?》等財經評論作品就沒有一篇是表揚他們的。對柳傳志的印象差是因為他本領不高(老多銀子打了水漂的FM365和贏時通都是壞在他手上的,破爛級別的IBM筆記本電腦收購行動多半也是他綢繆和主力推動的)還總不自覺(不自覺檢討,也不自覺給后輩讓位),對聯想公司印象差則是因為它的追求總是次得讓人鄙夷(很多比他們小得多的公司都在芯片類核心技術業務取得了突破,資歷和實力明顯占優的他們卻從未在核心技術領域取得過像樣的成績)——但是,身為中國經濟界的一位獨立觀察者,我又不能不正視其二者的存在與發展,因而每每看到柳傳志幸福滿滿地出席這大會那論壇以及聯想公司貓在“世界500強”陣營里我也只能如是苦笑以釋懷:21世紀在中國這樣光靠人口紅利就能吃香喝辣的地區做生意,真是太幸福了啊,但愿他們能長有此運吧!

    看到很多一邊倒支持任總的,任總確實很厲害,但是柳老也不是吃素的。80年代,改革開放伊始,經歷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動蕩,能毅然決然的放棄中科院的飯碗,下海經商,其間決心豈是爾等之輩所能比擬的。在經歷過被騙子將大部分的創業資金騙掉后還能堅持下去。經歷過無數的挫折,翻越過一個又一個的山丘。聯想現在勁頭不行了,但依然是全球PC行業的老大,像當年牛逼的摩托羅拉也已經被聯想收購。。。。。。
    聯想是站在了PC時代的巔峰,時代在發展,任憑那個商人再牛逼,也終難逃脫被逐漸取代的命運。就像是越過山丘,才發現無人等候。。。。。。

    華為公司創始人任正非先生,祖籍浙江金華浦江縣黃宅鎮
    “蓋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賦《離騷》;左丘失明,厥有《國語》;孫子臏腳,《兵法》修列;不韋遷蜀,世傳《呂覽》;韓非囚秦,《說難》《孤憤》;《詩》三百篇,大底圣賢發憤之所為作也。”——司馬遷《報任安書》
    21世紀以后的歷史學家完全可以加上一條典故,“任總下崗,華為崛起”!

    《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田濤、吳春波著,中信出版社2012年12月版

    就中國企業在全世界攻城略地而言,華為是絕無僅有的一家民營企業,其余的基本上都是壟斷型央企;BAT、聯想雖然號稱互聯網巨頭、信息產業巨頭,但就技術開發投入、年銷售額、全球化布局、專注執著于自己的特長領域而言,均遠遠不及華為。
    常言道:“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既然是企業家論劍,那就只能以“誰的企業更加厲害”作為最終評價指標。本文就采用這一論調。

    華為自1987年創業以來,櫛風沐雨29年,成功躋身世界500強,與美帝信息產業的支柱微軟、英特爾、谷歌、蘋果、思科,以及韓國舉國支持的三星,是處于同一重量級的高新技術企業。與老牌帝國主義、制造業強國相比,華為的研發投入已經超過了德國博世、日本本田。由于傳統制造業需要長期的技術積淀,IT產業卻始終以摩爾定律指數增長,可以預測,專心、專注、專業的華為仍然會高速成長——在終端消費領域,“趕星超果”,并不是什么遙不可及的夢想。
    所以,下一步,我們中國需要考慮,如何才能打造更多的類似華為這樣偉大的公司。
    華為是中國最早進入世界500強的民營科技公司,時間是2010年,當時排名第397名,上年營收218.21億美元,凈利潤26.72億美元。
    2014年華為營收為467.74億美元,凈利潤45.20億美元;2015年華為的排名是第228名,根據2015年年報,華為運營商、企業、終端三大業務全球銷售收入達3950億元,同比增長37%;凈利潤369億元,同比增長33%。經營現金流達到493億元。

    就2014—2015財年的研發投入而言,聯想僅僅與百度、騰訊持平,甚至遠遠落后于阿里巴巴和中興,更遑論遙遙領先的華為。對于一家中國IT產業的“老字號”,真是情何以堪!

    筆者曾經這樣認為,2010年,中國制造業產值超過美國;2014年,中國按購買力平價計算的國民經濟規模也已經超過美國,成為資本凈輸出國;這兩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年份標志著中國成功地躋身帝國主義行列!然而從研發投入來看,如果沒有華為,中修帝國主義在世界最強研發支出企業榜上無名,臉面大大地無光,實在對不起自己占據的制造業第一大國的寶座。

    所以,華為的成功,已經不僅僅是經濟學意義上的,而是升華為民族主義的情懷高度!

    華為總裁任正非是中國絕無僅有的企業戰略思想家;無論傳統產業,還是高新技術產業,我很少看到各行各業的大佬巨頭們,如聯想的柳傳志、萬科的王石、萬通的馮侖,還是互聯網大佬馬云、馬化騰、李彥宏,以及王健林、郭廣昌等能夠挑出華為的問題。
    互聯網實驗室總裁方興東甚至認為,華為是中國唯一的世界級國際化企業。無論是觀察者網、知乎、微博、微信,還是真誠的愛國者們、產業經濟分析師們(例如:杜建國、鐵流、張庭賓等),甚至金融專家宋鴻兵,不惜成本代價,都自動自覺為華為吶喊助威!

    華為與聯想的關系,非常類似于19世紀歐洲強權舞臺上的一對德意志兄弟——新教實力派普魯士和傳統盟主奧地利君主國。

    如果投身于政治軍事,那么任正非將會是類似俾斯麥、毛澤東式的戰略大師。
    俾斯麥雖然出身于傳統的容克地主階級,但他所建立的德意志帝國最終證明是一個既保守又開放、既集權又民主的現代開明專制政體,19世紀開始在歐洲泛濫的各種民族主義、自由主義浪潮都對它無可奈何。正因為如此,這個無拘無束的巨人善于在波云詭譎、復雜多變的歐洲強權政治舞臺發揮其無處不在、無孔不入的影響力,它清楚地知道,最重要的是達到自己的戰略目標,而且并非不加節制、咄咄逼人,以至于引發集體性反制。
    與華為相比,聯想就是哈布斯堡君主國,多民族,力量渙散,聯想規模雖然龐大,高層背景深厚,1984年成立,科研資源、政治資源不可謂不豐富,起點不可謂不高,曾經大于華為,也是500強企業,但就技術研發的投入,全球化的拼搏這兩項硬功夫、真本領遠遠不及華為。
    話說,聯想老總柳傳志倒是很欣賞華為總裁任正非,就像奧地利人在1871年以后,以崇拜的目光注視著德國。
    1880年代,奧匈帝國的知識分子普遍以一種不加掩飾的嫉妒看著富強發達的西歐,尤其是德國首都柏林,1870年以前只是小小的普魯士王國的首都,隨著德意志帝國的創建,以及德國經濟的高歌猛進,柏林逐漸展現出了日照中天、恢弘壯麗的盛世景象,而維也納恪守自己的傳統,與德意志新康德主義的哲學潮流始終保持距離,自然主義的文學與藝術風格也沒有在這里產生重大影響。
    但僅僅保持距離,并不能舒緩心底的惶恐疑惑,奧地利林茨人赫爾曼·巴爾這樣寫道:“截至目前,他們有色當戰役、俾斯麥和瓦格納,我們有什么?”

    奧地利皇帝、匈牙利國王——弗蘭茨·約瑟夫
    如果說,我對華為有擔憂,那就是自然人的壽命有限!戰略大師俾斯麥不常有,但強敵環伺的德意志帝國必須時刻面對歐洲強權(先是處心積慮圖謀復仇的法國,嫉妒憤恨的俄國,最后是離岸平衡手——大英帝國)的挑戰;任正非不常有,但更新換代速率極快的IT產業面臨的競爭則是無處不在、無孔不入。

    德意志帝國(藍色)與奧地利—匈牙利共同君主國(紅色),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協約國勝利、同盟國失敗告終,德國雖然喪失了海外殖民地以及1/8的領土,仍然是歐洲最強的工業國。我們甚至驚奇地發現,它部分實現了其戰略目標:法國損失慘重,英國負債累累,倫敦金融城喪失了趾高氣昂的全球最終投資者和放貸人的地位;奧匈帝國土崩瓦解;十月革命后,俄國陷入了長期內戰和列強封鎖,丟失了大片富饒的土地——自公元1700年以來,德國忽然發現自己周邊沒有了像樣的制衡對手。所以,當納粹德國崛起后,大展神威、拳腳如意,周邊國家紛紛臣服于希特勒腳下,奧地利、捷克斯洛伐克被元首輕松地吞并,匈牙利也選擇了與納粹政權結盟。
    當然,我們這些后來人知道,希特勒低估了蘇聯的工業化潛力,這也是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普遍犯下的錯誤。不過,希特勒在1938年~1941年還是穩固了東線。蘇德戰爭爆發前,沒有任何國家能夠遏制德國的兵鋒。
    兩次世界大戰,威廉二世和元首都違背了俾斯麥的俄德友好傳統,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經過了兩次世界大戰的失敗,以及冷戰的冰火煎熬,1989年以后 ,俾斯麥創建的德國仍然以巨人的雄姿傲立在歐盟的核心區,法蘭西與德意志的握手言和,同樣都是歐洲聯盟的中流砥柱,且德國的經濟地位、產業競爭力越發突出;而奧地利則僅僅是一個普通的歐洲發達國家。

    我們完全可以想象,當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天下風云突變,喪失了核心競爭力、利潤微薄、研發投入較少的“美帝良心想”會有怎樣的下場。

    當年的“巨大中華”,以及1980年代成立的400多家通信企業,除了中興通訊依靠深圳特區的優越探索環境,開發出“國有控股,授權經營”這樣的發展模式外,與華為齊名外,巨龍已經倒下,大唐已經衰落。

    聯想和海爾,由于所在的產業競爭激烈、利潤微薄,已經走上了多元化的道路;而通訊領域更新換代速度極快,所以華為創建29年來,始終專注聚焦,形成了不可撼動的霸主地位。

    柳傳志和張瑞敏都非常推崇通用電氣(GE)及其多元化,視杰克·韋爾奇為偶像。然而,筆者很遺憾地認為,GE畢竟是100多年歷史的老牌制造業巨頭(1879年愛迪生創建,1892年摩根財團出面為其重組、兼并),借助美國崛起的天賜良機,方才有今日之規模。其核心技術如航空發動機、燃氣輪機等,無不靠著深厚的積累與時間沉淀。
    2015年,GE 宣布將縮減金融業務,重新回歸“制造為主業”的工業公司 ,計劃到2018 將金融產業的比例減少到10%!看來,他們也意識到了集中優勢兵力、專業聚焦的重要性。中國企業,除非是國有老牌,還是不要輕易東施效顰。

    正因為同為IT領域的中國企業巨頭,規模同樣是世界500強,柳傳志稱最敬佩任正非,我們廣大網友自然而然會把聯想與華為相比較,我們多么期盼,聯想也能在技術研發、全球市場開拓領域達到華為的層次。這是自然而然的,甚至可以說理所應當。很可惜,柳總的接班人楊元慶太令人失望!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您可以使用這些HTML標簽和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福建时时开奖走势图